导致蛀牙的,绝不仅仅是细菌和糖

2019-10-18 10:31:24 390

目前的主流观点"细菌导致蛀牙”说,以及基于这一观点的防蛀牙措施,并不能有效地降低蛀牙发生率。

大量的考古数据说明人类蛀牙率的增长与人类饮食中碳水化合物的增加,以及碳水化合物的加工趋于精细化有着极大的相关性

高糖食物有着很强的致龋齿性

高淀粉质食物同样具有很强的致龋齿性

既含淀粉又含糖的食物致龋齿性甚至高于以糖为主的高糖食物

牙齿的防御及自我修复系统

普莱斯医生的发现 - 营养的摄入决定了牙齿的健康

牙齿的结构,牙本质细胞及其控制的免疫与修复蛋白

决定牙齿健康的关键脂溶性维生素

妨碍矿物质吸收的植酸

富含矿物质和脂溶性维生素,低植酸的饮食有治愈蛀牙的效果

牙齿健康与系统健康的关系


细菌与蛀牙

现如今,人们对口腔健康越来越重视,但是蛀牙仍然是人类为普遍的疾病。牙医告诉我们蛀牙是由口腔中的细菌引起的。口腔中的细菌粘附在牙齿表面,形成牙菌斑。牙菌斑中的细菌分解残留在牙齿上的食物,产生乳酸,腐蚀牙釉质,而形成蛀牙。


为了对付这些细菌,人类发明了牙刷,牙膏,牙线,漱口水,甚至把牙齿抛光,希望把牙菌斑清理干净。牙医建议我们每天至少早晚各刷一次牙,甚至每餐后刷牙,要用牙线清理牙缝,定期做牙齿检查。


此外,氟也是人们对付蛀牙细菌的重要武器。上世纪40年代,为了防止蛀牙,美国率先在饮用水中添加氟,其后,多个和地区也开始在饮用水中添加氟。50年代初,美国的P&G宝洁公司耗资三百万美元研发了含氟牙膏。如今含氟牙膏已成为牙膏中的主流产品。更出现牙齿涂氟,窝沟封闭等各种防蛀牙手段。


由于氟的使用,自70年代起,一些发达的蛀牙率有了一个显著的下降。然而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蛀牙率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改善。一些数据显示,蛀牙率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例如,1999-2004年间,美国2-5岁儿童的蛀牙率比10年前增长了4个百分比,达到28%。


根据美国牙科与颅面研究所 (NationalInstitute of Dental and Craniofacial Research) 的数据,目前美国有42%的2-11岁儿童乳牙中有蛀牙,92%的20-64岁成年人的恒牙中有蛀牙。世界牙科联盟(FDI World DentalFederation)更是用接近 来描述全球成人的蛀牙率。


很多人认为小孩子不懂得如何正确的刷牙,较少使用含氟牙膏,又爱吃糖,所以小孩子更容易有蛀牙。然而大量数据显示,年纪越大,有蛀牙的比例越高。年龄大于60岁的人群中,由于牙齿缺失率的增加,蛀牙率略有下降。


在美国,每年有三千万颗牙齿接受根管,这是牙科手术中为昂贵的手术之一。牙科服务仅在美国就有数十亿美元的市场。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数据,2017年,卫计委发布了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结果。5岁儿童乳牙龋齿率为70.9%,12岁儿童恒牙龋齿率为34.5%,分别比10年前增加了5.8和7.8个百分点,调查报告中没有成年人的龋齿数据,但是中年人牙龈出血的检出率比10年前增长了10.1个百分点。而与此同时,人们每日两次刷牙率,含氟牙膏使用率,整体口腔健康素养都有提高。



不得不说,这些被广泛宣传的,基于“细菌学说”的防蛀牙手段,其效果实在是不尽如人意。这正是因为细菌仅仅是造成蛀牙的因素之一。我们火力全开地对准细菌,却忽略了其他可能更为重要的因素。



碳水化合物与蛀牙


牙齿本身是非常坚固的。人或动物死后,即使历经千万年,牙齿仍然能完好地保持原有的状态。有趣的是,人一旦死去,蛀牙细菌也活不了,因此牙齿的蛀蚀也会立刻停止。古人类化石中的牙齿给考古学家,人类学家研究史前人类的生存状态,饮食,社会文化提供了大量的研究资料。


考古学家能够告诉我们,在没有牙刷,没有含氟牙膏,没有牙医的远古时期,人类曾经几乎没有蛀牙。并不是当时的人类口腔中没有可以引起蛀牙的细菌。事实上,科学家已经从古人类牙齿化石中发现了导致蛀牙的细菌Streptococcus Mutans 的DNA。但是,这些牙齿却没有受到这些细菌的侵蚀。


大量的数据告诉我们,现在蛀牙的普遍存在,与现代文明以及饮食变化有着直接的关系。


随着农业的发展,人类摄入的碳水化合物增多,碳水化合物的加工趋于精细化,蛀牙的发生率也随之显著增加。有学者分析了位于欧洲,亚洲和美洲,从旧石器时期到现代的518个人类族群的蛀牙状况,发现旧石器和中石器时期,以狩猎采集为生的族群蛀牙非常少见;从新石器时代开始,蛀牙率开始缓慢逐渐增加;而到了大约公元前4500年,人类开始广泛种植谷物的时期,多个地区(包括北非,近东,中国和欧洲)在短短的几百年时间里,蛀牙率猛增了75%;19世纪后期,随着糖和面粉磨坊的出现,蛀牙率又出现了一次跳跃式增长,之后持续增长,直到近现代的“鼎盛”状态。


远古时期的人类饮食中有大量粗纤维的食物,牙齿会更多的被这些粗糙的食物磨损。可以说,他们一边吃东西,一边就顺便清理了牙齿。而吃着容易粘附于牙齿的精细食物的现代人不仅要每天刷牙,还要定期洗牙,仍然避免不了蛀牙的高发。


与人类朝夕相处,吃着人类为它们准备的精细食物的宠物猫狗也不例外地患有牙齿和口腔疾病。澳大利亚和美国兽医协会 (The Australian and American Veterinarian Societies) 的报告指出3岁以上的猫狗中每5只就有4只有口腔疾病,包括蛀牙。而宠物的口腔疾病往往发展到晚期才会被主人发现,这时的口腔疾病往往波及其它重要的器官,包括心脏,肾脏和肝脏等。然而,蛀牙等口腔疾病在野生动物中是为罕见的。


如果只有细菌,我们并不会有蛀牙。引起蛀牙的另一个因素就是饮食中大量的可供蛀牙细菌发酵的碳水化合物。

很多人都知道糖会引起蛀牙。这在学术界早已被大量研究证明。2014年发表的一个系统研究,分析了50个关于儿童蛀牙的研究,以及5个关于成人蛀牙的研究。其中超过80%的儿童研究和的成人研究,都显示了游离糖的摄入与蛀牙的相关性,以及糖在蛀牙成因中的重要作用。


1991年,美国科学家比较了21种常见的含糖或淀粉的零食对牙齿的粘附性和从口腔中清除的速度。出乎一般人的意料,淀粉含量高的零食,例如苏打饼干,花生酱曲奇,薯片在牙齿上停留的时间比高糖低淀粉的零食,例如软糖,牛奶巧克力或葡萄干更长。


1996年,在这个研究的基础上,科学家进一步对进食后口腔中残留的淀粉,糖和代谢产生的酸进行了测量。高淀粉含量的食物残渣中积累了大量的被口腔淀粉酶分解而产生的麦芽糖(两个葡萄糖组成的双糖)和麦芽三糖 (三个葡萄糖组成的三糖)。高淀粉含量的食物中可发酵糖的总量和高糖的糖果类食物相当。


同时,这些食物残渣颗粒中的多种有机酸含量增加了1-30倍。牙齿在接触到既含糖又含淀粉的食物后牙菌斑的pH值降到5以下的总时间比仅接触高糖食物要更长。而pH值5是牙釉质是否受到侵蚀的重要分水岭。


由淀粉转化而来的糖在牙菌斑中长时间的滞留,还增加了食物中同时存在的其它糖对牙齿的影响,形成协同效应。


2003年,澳大利亚科学家对645名12-13岁的青少年进行了为期2年的观察性研究。研究人员根据参与者的饮食将他们分为高糖低淀粉,中糖中淀粉,和低糖高淀粉组。结果,只有低糖高淀粉与蛀牙风险有显著的相关性。


这些数据都充分说明了高淀粉质食物的致龋齿性并不逊于高糖食物。


不仅如此,富含淀粉质的精制碳水还会引起血糖的大幅波动,胰岛素的大量分泌,增加饥饿感和进食的频率,进一步增加牙菌斑产酸腐蚀牙釉质的频率和时间。


联系我们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五塔寺后街

服务热线: 0471-5952661

信息

期待您的到来